登录|注册
嘿,墙
作者 :陶婉婷
参赛机构:安徽省高校图书情报工作委员会
发表时间:2020-05-28
0
0
137
嘿,墙 写给四面围墙: 嘿,墙,许久不见,近来好吗? 嘿,墙,陪我长大的这十年有没有发现我长高了许多? 嘿,墙,新同学也会在大课间偷懒去你那做客吗?你可真坏,总用马路对面的油炸小铺的炸鸡香味招待我,让我恨咬牙切齿。正值五月,你身旁的蔷薇花正盛放吧。毕业前还跟你约定要在花墙前拍照,但一场大雨打落了所有的花朵。你会不会为我的失约暗自难过呢? 嘿,墙,食堂的青椒肉丝里还是只有青椒嘛?每天都会抱怨学校伙食费那么贵,吃的那么寒碜。一晃,我都抱怨了十年了。虽然肉包子里只有一口肉,番茄炒蛋里只能看到番茄,食堂阿姨的手好似装了震动机,在打菜的时候抖了又抖,但这十年,我也从没饿着瘦着。 嘿,墙,老徐还是那么刀子嘴豆腐心吗?高中三年,他把所有的知识与耐心都给了我们。我无数次站在宿舍楼见他最后从教学楼回来,也曾看到他电脑里“什么是王者荣耀?”“吃鸡是什么意思”的搜索记录。还有,初中部组织去游乐园玩的那一次,他读懂了我们的羡慕。碍于班主任的面子,第二天只是云淡风轻的公布“高中部下周组织去游乐园。”看到我们欣喜若狂的样子,他偷笑了一下,继而迅速恢复严肃的模样说到:“不要高兴的太早,月考考不到第一全班都不准去”。其实,大家都知道,他用自己校长的身份圆了我们的期待。我们总是抱怨他思想古板偏执,也渐渐明白他的刀子嘴豆腐心。 嘿,墙,站在阳光大道还能听见五楼靳老师的讲课声吗?靳老师总喜欢站在我座位旁讲课,我也故做很嫌弃的捂住她的扩音器。靳老师的嗓门成了高中时代的经典回忆。你们一定不知道,靳老师私底下是低声细语的温柔女子,课堂上的铿锵有力只是为了唤醒我们的浑浑噩噩。 嘿,墙,小刚老师讲三角函数的时候还是一口河南话吗?又有一群孩子跟他学带着乡音的“α”“β”了吧。物理爷爷还是执着于突击检查作业吗?化学老师上课又教学生做果冻了吗?生物老师还那么喜欢吃绝味鸭脖吗? 嘿,墙,每天还有同学家长围着你享受傍晚短暂的相见吗?你身上应该还留着我每次拿外卖不小心洒出来的奶茶吧,还有每次电话亭排队时无聊在你身上踢下的脚印。谢谢你没有举报我偷偷带进来的手机,没有告发我和朋友的小秘密。 嘿,墙,小卖部里的烤肠烤肉都被禁止出售了吧?十块钱一杯的奶茶还是廉价奶茶粉兑水吗?老板娘还会悄悄给我们藏汽水吗?有人跟我一样每个月按时去书店等《青春美文》? 嘿,墙,高考前一天用铅笔在你身上写下“我恨透了这里”,下笔很重,一定弄疼了你吧。对,我是故意的。我当然我恨你啊。单车后座,学校操场,橘子味的汽水,心动男孩,甚至电子产品,这些属于青春的美好与轰轰烈烈我都不曾拥有,你剥夺了我大半的青春懵懂。 嘿,墙,新同学们调皮吗?他们是不是也大半夜团伙“作案”试图溜出学校上网?看着你越变越高,新同学应该很无奈吧。围墙四面,围住了脚步围不住心。但你一定要继续坚守,继续做个英勇的禁卫军。他们也曾是各大学校的榜首,千万别因为一时贪玩和冲动毁掉这些年的努力。你一定要告诉他们,熬过了这段被加以管束的日子,他们可以冲破围墙飞的很远。告诉他们,在海的那边真的有理想世界。 围墙外的人想进去,围城外的人想出来。墙里墙外,都是青春。 嘿,墙,谢谢你途经我的十年。 嘿,墙,照顾好那群可爱的师生。 嘿,墙,我爱你啊。 嘿,墙,再见了。 此致 敬礼! 你的老朋友 小迷糊 2020年5月20日
评论(0)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