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|注册
你口中“烦人的亲戚”,我却很想拥有
作者:醒了不起的盖茨比
发表时间:2021-02-20 15:04:11
0
0
10

在朋友走街串巷拜年、见亲戚的时候,我还是冷清地过着近乎独居的生活。

以至于跟人聊天时,恨不得多问问他们家过年的情况,体会一把热闹的氛围。

一想到可以认识更多人,可以建立与他人的联系,就觉得这不仅是情感的联系,更是人际交往的试炼场,更是磨炼自己修炼自己的地方。

 

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我像个八卦绝缘体一样生活,上学的时候对那些花边新闻不感兴趣,觉得不过是有些人想在无聊生活里找点乐子,而且内容和我这样孤僻的人往往没有关系。之后的日子更加孤独,与别的人隔了一层。对在社会普遍价值标准上比自己强的保持自卑,对比自己的弱的人保持一股难以察觉但确实存在的自傲。然后,离所有人越来越远,把自己埋在一个四处密封的山洞里,与世隔绝地生活,就往了脚踏实地的美好。

直到我在电视剧里,看到亲戚们热烈的交流讨论,不管家里的年轻人摆着一张什么臭脸,他们都会笑脸相迎地凑上来,和你谈一些毫无深意,却欢闹的话题。当然,其中不少亲戚会用你反对的功利价值观来评判你的生活,甚至有些把你当成他炫耀自己的子女的跳板。

催工作,催结婚,工作了要问收入,结婚了要比较嫁得好不好。年轻人在一个个灵魂拷问面前失去了表达欲。而我却期盼获得一个表达的机会。倒不是因为我有炫耀的资本,只是想体验一回,人们“围着我转”的感觉,只是想堂堂正正、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我就是一般人,过着普通的生活,能力一般但一直在努力,长得一般,嫁不嫁得出去还是问题,连人际交往都不会,可是很感谢他们这样简单地关心我。

 

弗洛姆曾经在《爱的艺术》里讲:爱是对所爱对象的生命和生长的积极关心。如果缺乏这种积极的关心,就没有爱。就像高中的老师,仿佛使出浑身解数也要把你从“不想学习”的大坑里刨出来,你觉得他们太过“热心”。而他们则是积极的关心你,他们盼望你获得更好的人生,害怕日后为你感到可惜。

除了纯粹的询问之外,亲戚间也有“起哄”的时候,各色八卦新闻都在这一刻一触即发。我曾太过清高地觉得总谈这些没意义的东西干嘛呢。可也许,每个人的人生中都少不了这些插科打诨的时刻,我们肆意地放松,快乐地嬉闹,哪怕是有些下流的话语,也是能够被原谅的,我们就这样,无所顾忌地氤氲在暧昧的氛围里,这难道不也是过年的一个节目吗?

我们这些小花,经过外面的风霜雨打后,不断长大,和家长的价值观又了背离,对生活的感悟与期盼也大大转变,就像曾经活在云端的我,如今也迈入脚踏实地的行列。经过成长的洗礼后,我们与家人有了更多对抗,对他们烦人的话语有了更多的抵触。守卫自尊,坚持自己,成了我们与亲戚斗争的利剑。我也曾是一点就燃的人,但当真的只能自己抱自己的时候,我又是那么感激亲人的陪伴。

他们不是同龄人,或者跟我们处于相同环境的人,势必缺乏平等的交流和理解。但我们与他们交换观点时可以婉转地亮出态度,不必以声音高低判正误,再说,这些问题往往没有正误。心里抵触他们的看法就坚持自己,笑着任他们说,心里动摇就再多想想。

总之,过年快乐点,嘴上的忙碌和手上的忙碌都是为了开心热闹地聚在一起,如果你有这样的幸福时光,就好好珍惜吧。

评论(0)
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