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
静夜听雨
作者:清风细雨
发表时间:2019-10-04 11:17:33
43
7
342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静  夜  听  雨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唐树华

        喜欢在无眠的夜里,沏一壶茗茶临窗而坐,静静地等着雨的到来,就像盼望新生儿的诞生。聆听着窗外的雨,思绪飘飞,那是一种静谧,一种闲暇。密密斜斜的雨,像缠绵的柔情,丝丝入心,绵延永恒。

        夜深了,城市没了喧嚣,我却辗转难眠。下预报班,草草吃完晚饭,洗了澡,躺在床上看电视,却无暇顾及节目内容,心里一直诚惶诚恐。预报是发出去了,雨,能不能下?心里在追问,左一次右一次看看天空云彩变化,瞧瞧地上有没有雨斑。盼望雨,等候风,就像分娩前的阵痛,似乎神经质,这是预报员的职业通病。

天气形势分析,物理量计算,视频会商:今夜到明天应该有一场中等强度的降水。多年经验告诉我,这场雨跑不了。持久的干旱,土地干裂,河道几乎断流,农村太缺水了。可是,千顷盐田,万亿砖坯需要阳光蒸发。我们预报员就是在境地两难中,投鼠忌器,缜密决断。

        艰难的等待,守候和承载。多少回回,相同的理由,相同的形势,却有不同的结果。那一年夏天的午后,我接班时,雷达上没有回波,便打了一会盹。“叮铃铃”一阵铃声把我吵醒,用户说,“西南边天发黑,有没有雨?”我打开雷达图,只看见芝麻大的弱回波,朦胧地回答“距离较远,暂时没问题。”十分钟后,还是这家用户,破口大骂:“x你妈x的,我们这里大雨倾盆,几万块砖坏被雨水泡汤了,你要赔偿损失”失落、憋屈……还有一次,刚来的大学生值班,从理论上分析,应该不会有雨,然而,天不随人愿,一个小尺度的局地暴雨把十多个砖厂,淹没在汪洋之中。一个小混混是承包人,他先在电话里骂了一通,后又开车,带一帮地痞来气象局围攻,扬言要打值班员。吓得小青年,连忙打电话向局长回报,接着报警、关闭大门。幸亏110及时赶来,才避免了突发事件。(这是真实事件)唉,现在的预报员,真难当!你拿了人家的钱,就要百分百“消灾”。以至于,现在预报员每逢值班,提心吊胆,下了班还恍恍惚惚。

        “滴答,滴答,滴答”朦胧中,我听到了雨的声音。再听,是雨。举头看看无尽的雨丝,哗哗地倾泻而下。凝眸望望满目的葱笼,静静感受雨的气息。轻轻屏住呼吸,悄悄地听雨。是雨点落在芭蕉上,浇在花儿脸上的声音,萦绕耳边,柔婉缠绵,是那么节奏、韵律。“滴滴答答,滴滴答答,滴滴答答。雨,由远及近,由小到大。她奔跑于琉璃瓦片中,洒落在遮阳棚上,敲打着窗户玻璃,“噼里啪啦”铿锵有力。像千里马,浩浩荡荡,一泻千里。

        气象人听雨和诗人是不同的。诗人听雨大都是灵性的。雨声,时如哀怨缠绵的韵律,从滴滴哒哒到淅淅沥沥,从滂沱如注到霏霏如丝,哀哀怨怨如泣似诉,时又大珠嘈嘈小珠切切,时缓时急恣态各异。静坐聆听,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。这雨滴,会洗涤你蒙尘的翠叶,也会淋湿你心田里粉腮荷花,让她尽现纯洁柔嫩本真的模样。这雨声,如纤指揉弦弹出的万物共鸣的弦乐曲,又似温润酿透的美酒,醉了紫燕轻点斜织伴舞,醉了风雨挥毫点苍野,让山峦迷蒙翠欲滴,四野红肥绿浓竹林掩,旷野换装莺蝶舞。

         而我们听到的,则是对社会的承诺和责任的诠释。1毫米、2毫米、3毫米、20毫米……我心里计算着,到了预报范围了,恰到好处。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”此刻,睡意全无。我披衣起床,伫立窗前。雨亲吻着玻璃,像瀑布倒映,像琴丝绵绵,弹奏春的奏鸣曲。

         雨声渐小。轻轻的你走了,正如你轻轻的来。我不忍心与“老朋友”别过,于是,推开窗户,目送“老朋友”在湿漉漉的阳台上,在沉睡的城市夜晚,远离人群,吻吻晶莹的雨珠,蹚进浅浅的溪流,打起串串水漂,荡起的涟漪里,扩散着忘我的释然。

        啊!一股清新空气,含着雨丝,扑面而来,沁人肺腑。触景生情,此时此刻,我仿佛看到了农田里的禾苗,像婴儿贪婪、毫无顾忌地吮吸着乳汁,也看到了亿万块砖坯沉静安睡,看到了晶莹剔透的原盐、卤水躲过一劫,顽皮窃笑。

       雨下来的时候,会释放一种心境,如果仔细去听便会听到雨的心事——或悲、或愁、或喜!于是我心也跟着悲了、愁了、喜了!心境舒缓、泰然。雨把烦恼冲刷干净,把心的沧桑洗去;雨轻柔的絮语伴我入眠。我忽然发现:心澈如泉、心明如镜、心朗如天!

这一夜滋润,轻松。

评论(7)
发表
写得真的好,气象工作者的敬业精神,令人感动和敬佩。

清风细雨


2019-10-04 22:48:41
谢谢各位朋友厚爱
写的真好,是感动,为一个气象工作者点赞

曾经拥有


2019-10-04 21:58:43
向气象工作者致敬!
向气象工作者致敬!
文彩超赞
12